第714章:对证 - 极品美女爱上我

第714章:对证

身后的林川却一直黑着脸,似乎并不太想见到白逸凡。白逸凡急忙点头,道:“进来吧,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,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忙。” 两人走了进去,白逸凡完全是忽略了林川的存在,他站在唐雨梦的身边,各种献殷勤,真是恨不得说尽天下的美话来哄骗唐雨梦。只可惜唐雨梦也老大不小了,而且也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,尤其是经历过生死,她更是对这些话不会有太大的好感。 林川在一旁听了都忍不住冷笑了起来,没想到白逸凡这么大一个男人,竟然还成天把那些甜言蜜语挂在嘴上,那些话都是骗一骗小女生的。而这小子说起来却是一套一套的。 三人在一个卡座上坐了下来,白逸凡全然不顾林川的感受,直接在唐雨梦的身旁坐了下来。唐雨梦显得有些尴尬,不过她也没说什么,而是指着自己的对面,道:“林川,你坐这里。” 林川也没介意,而是一屁股坐了下去。 “小雨,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白逸凡疑惑的问道。 “其实并非我找你,而是林川来找你。”唐雨梦笑了笑,然后对林川说道:“林川,你不是要找白逸凡对证吗?现在说吧。” 白逸凡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川:“你要找我对证?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好对证的?” “昨天,常林厂发生了暴乱。”林川和了一口白开水,道:“死了三个人,上了十多个,都是一些手无寸铁的百姓。根据警方的调查,这一次暴乱是有人潜伏到抗议人群之中,引导这些人发动暴乱。而且,杀人者是三个纵横三省六市的江洋大盗。我就想问一问你,这三个人是不是你请的?” 砰! 白逸凡一拍桌子,脸色酱红:“林川,你胡说八道什么?!我白逸凡是这样的人吗?” “先别急着否认!”林川笑了笑。<>然后丢了三张相片在桌子上,道:“你看看吧,这三个人,认识吗?” 白逸凡扫了一眼,立刻否认:“不认识。” “是吗?”林川笑道:“可偏偏不巧,这三个人却认识你。” “你胡说。”白逸凡眼神有些慌乱。 “我带人在城西区的一家旅馆之中抓到了这三个人。”林川笑了笑,道:“白少爷,这三个人亲口指认你就是幕后的凶手。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呢?” “不可能!”白逸凡摇头,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然后淡淡的说道:“我和这三个人都不认识,怎么可能会指认我。另外,就算他们指认我,也许只是因为我太有名气了,所以他们胡乱指认。” 唐雨梦想了想,道:“林川,会不会弄错了。” “错不了。”林川笑了笑,道:“白逸凡,你可是给了他们五十万。这五十万怎么给的?” “你!”白逸凡顿时感觉自己被人捏住了七寸一样。 人证物证俱在,这事情立刻就无法狡辩了。 唐雨梦愣了一下,她急忙问道:“林川,到底怎么回事?” 哗…… 林川掏出了一张银行打印的流水,然后丢在了桌子上,道:“自己看吧,白逸凡给对方打得五十万,分两批打的。第一批二十万,第二批三十万。这可是实打实的证据。” 唐雨梦扫了一眼,然后质问道:“白逸凡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 “我……”白逸凡的眼神有些慌乱了。<> “没想到真的是你做的!”唐雨梦一脸震惊,道:“我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。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本性不坏的人。甚至连上次你对我下药的事情我都原谅你了。可是……你竟然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。” “没错,就是我做的。”白逸凡咬牙切齿,脸色涨得通红,道:“可是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!” “你胡说。”唐雨梦怒视着白逸凡。 “我就是不想看到林川在事业上有任何的进步,我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找林川的麻烦。”白逸凡愤怒的嘶吼道:“所以我才这么做,只是,我以为天衣无缝,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。” 白逸凡扭头看着林川。 “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林川不屑的瞥了他一眼,道:“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,在我看来不够是一场粗陋的游戏罢了。” 唐雨梦气极了,她想起刚刚还在办公室里训斥林川的话,她就感觉到自己万分的内疚和愧疚。自己对林川实在太不公平了。唐雨梦立刻站了起来,道:“白逸凡,算我看透你了。” 说完,唐雨梦扭头就走。 “小雨!”白逸凡急忙追了出去,并且拽住了唐雨梦的手,道:“别走,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 “放开我!”唐雨梦甩开了白逸凡的手,道:“你这个骗子。” “不,我不放你走。”白逸凡死死的拽着唐雨梦,就好像一块牛皮糖一样粘着他。 啪…… 林川上前一巴掌甩了过去。 这一巴掌打得白逸凡眼冒金星,金丝眼镜都摔在地面上了。<> 唐雨梦被林川这一幕吓傻了。白逸凡更是一屁股坐在地面上,他目瞪口呆,右手捂着自己的脸。惊愕的看着林川:“你……你竟然敢打我?!” “这一巴掌是替常林厂的父老乡亲打的。”林川冷笑一声。 啪! 让白逸凡和唐雨梦没想,更让酒吧的所有服务人员没想到,林川竟然又一巴掌甩了过去。 “这一巴掌是替那三条鲜活的生命打的。”林川面露狰狞之色。 白逸凡双手捂着脸,嘴里渗出了鲜血。林川这两巴掌打得可真够给力的。牙齿都快打得脱掉了。白逸凡傻傻的坐在地面上,全然没有了一个冷傲高贵的公子哥的那种气质。 “姐,我们走!”林川挽着唐雨梦往外走。 唐雨梦有些不知所措,看着白逸凡那一副落魄的样子,她最终还是扭头走了。 白逸凡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地面上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从小到大,人人都宠着自己。顶在头上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从小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。从来没人敢打自己,没想到,自己活到三十多岁了,竟然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给打了。 白逸凡感觉这一切好像是在做梦一样,他感觉如此的不真实。 “白少爷,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一个侍者急忙走了过去。 侍者企图把白逸凡扶起来。 “滚开!”白逸凡突然发怒,他狠狠的推开了侍者,咆哮道:“林川,你竟然敢打我!” 这种欺负,肉体上的痛苦根本就不足为道,真正痛苦的是精神上的践踏。 白逸凡从小就被人宠着,走到哪里都被人尊重着。如今却被人打了最重要的脸。都説打人不打脸。打脸就等于是赤裸裸的侮辱,是一种精神上的侮辱,灵魂上的践踏。 哐当…… 白逸凡抡起了吧台上摆放的酒水,狠狠的朝着地面砸去。他一边砸,一边怒吼道:“王八蛋,你竟然敢打我,老子非得弄死你不可。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!” 非凡酒吧的侍者急忙关上了酒吧的大门,生怕白少爷不堪的一幕被人看到了。那可就麻烦了。如果再被新闻媒体捅出去,那就更加麻烦了。 林川和唐雨梦从酒吧出来。 车上。 唐雨梦看着林川,道:“你刚刚那样对他,是不是不好?” “姐,他可是杀了三条人命啊。”林川看着唐雨梦,道:“我没有把他扭送派出所就已经很不错了。” “可是,他毕竟是白逸凡!”唐雨梦苦笑道。 “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更何况他也只是一个白逸凡!”林川反驳道。 “其实,你也知道把他送去警察局是没有用的。”唐雨梦笑道:“而且,杀人的并不是他。他只是幕后凶手而已。所以,以他们家的关系,白逸凡肯定能够无罪释放。” “对,所以我只给了他两个耳刮子。让他长点儿记性。”林川笑道。 “可是,你不知道这两个耳刮子,对于他来说,比坐十年牢还要痛苦。”唐雨梦无奈的看着林川,道:“对于他们这样的富家公子来说,尊严比任何东西都重要。虽然他们的尊严不过是一种假尊严而已。” “那又如何?”林川不屑的笑道:“既然犯了错,就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,不是吗?” “我说不过你。”唐雨梦耸肩道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常林厂经历了那一场大火,拆迁工作就显得迫在眉睫了。 周蕊带着川大集团的工作团队,几乎是加班加点的工作。施工单位已经联系妥当了,拆迁队几乎都是由聚义帮的一群兄弟组成的,他们组成了拆迁队,常林厂那些低矮建筑的拆迁并不复杂,只需要来几个大型的挖掘机就能够搞定了。 终于,赶在国庆之前把所有的方案全部定下来了,十月份的工作内容就是动员拆迁。川大集团已经贴出了通告,要求常林厂的居民务必在十月底之前全部迁走,因为十一月就要开始动工拆房子了。

上一篇   第713章:威逼利诱

下一篇   第715章:郊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