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4章:离别 - 极品美女爱上我

第644章:离别

/ 宋建国刚走几分钟,宋晓佳就急匆匆的赶来了。 她得知自己的父亲来找林川了,生怕两个人会发生什么争执,或者发生什么矛盾。所以,她立刻就从唐雨梦的家里急匆匆的赶来了。这一切自然都是有周凯的人跟踪,并且向宋晓佳汇报。 “林川。”宋晓佳急匆匆的走到林川身边,焦急的问道:“我爸呢?” “走了!”林川笑道。 “就走了?”宋晓佳一愣。 “对!”林川点头,道:“被我气走的。” “啊?”宋晓佳顿时惊呆了,她急忙坐了下来,问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之间聊了什么?竟然会起争执?” 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就是被我气跑了,也许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。”林川苦笑道。 宋晓佳一时之间不知所措,自己的父亲本来就不太允许自己和林川走得太近。原本就比较糟糕的情况,现在如同火上浇油一般。这让宋晓佳有些急了,似热锅上的蚂蚁一般。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!”宋晓佳一脸愠怒的看着林川,道:“我爸他虽然有错,但是,他大半夜来找你。你竟然还出言不逊。你……我真的不在地该如何说你才好。” “替我向你爸道个歉。”林川说道:“这事情也许是我做的不对。” “要道歉,你自个儿去。”宋晓佳轻哼一声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第二天,一大清早。 一辆军绿色的悍马车已经停靠在了常林厂的门口。<> 林川一早就收拾了行囊,然后挎着行囊从家里出来。门口那一颗巨大的老槐树,树上有好几只黑色的鸟在唱着歌。还有几只小巧的画眉飞快的在树林之中飞跃,跳跃,欢快的玩耍。 门口,一条斑驳的水泥路,路对面堆了一些砖石,看着这熟悉的场景。如同自己去年回来的时候一样,也如同自己几年前离开一样。一切似乎从来就不曾变过,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就是林川的母亲。 林川的步履极其沉重,这一条只有十多米长的水泥路,林川却是一步三回头。 突然之间,林川转过身,手里的包往地面上一丢。 扑通…… 林川重重的跪了下去,发出一声悲呛的哭声:“妈,我对不起你,我不该回来,如果我不回来,也许你什么事都没有!” 咚咚咚…… 林川狠狠的磕头。 那悲天动地的哭声,还有那几近乎疯狂的举动让周围几个女孩都跟着哭了起来。 林川自责,林川内疚,林川更加的伤痛。从母亲死的那一天开始,林川内心的自责就从来没有停止过。他恨自己,他责怪自己,他无时不刻的都在怨恨自己。 如果自己不回来,也许一切都不会有事情。自己的母亲也顶多只是继续清贫,继续像一块望夫石一般在这里的等候着她的儿子归来。即便是那样,她心里至少还有一个盼头,一个让她足以活下去的念头。 而如今,因为自己的回来,所有人的生活轨迹被改变了,自己的母亲也因为自己的回来而牵扯了进来,甚至搭上了性命。 “林川,你别这样。<>”唐雨梦急忙上前搀扶林川。 “林川,这不怪你,真的不怪你。”宋晓佳跟唐雨梦一起,分别从左右搀扶着林川。 然而,林川却依然自责,他依然疯狂的磕头。 额头上很快就鲜血淋漓,血肉模糊。 周蕊看不下去了,她急忙用手捂着林川的额头,用自己的手作为林川的额头撞击地面的缓冲。很快,周蕊的手背也变得鲜血淋漓。但是,她一点儿也不觉得痛苦,为了能够让心爱的人减少一些痛苦,为了能够让林川减少一些伤害,自己付出一些又算得了什么? 悍马车内,老将军看到这一幕。 一向以严苛,骠悍,冷血无情的老将军在这一刻终于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眼光,他用一种心疼的眼神看着林川的背影。一旁的李祥国感慨道:“从来没想到,林川竟然是一个如此重孝道的大孝子啊。” “唉!”老将军叹息了一口气,道:“这孩子,从小就格外的尊老爱幼。真没想到,他和他母亲的感情竟然是如此之深。” 李祥国苦笑道:“有几个男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啊。” “什么也别说。”老将军笑道:“宋浩那小子杀林川的母亲。林川可是铁了心要报仇的,也许,林川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吧。” “我看这小子十有**是认为你会出手救他,所以才这般嚣张。”李祥国冷哼一声。 “哈哈哈……”老将军顿时哈哈大笑。 李祥国咧嘴笑了起来,然后说道:“难道不是?” “不可能!”老将军摇头,道:“从我手里出来的人,从来都不会顾及后果。<>在国外执行任务,他们都要对自己的性命负责,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 李祥国一愣,随即笑道:“那也有些道理。” 林川擦干眼泪,站了起来。 诺小西哽咽连连。 “小西,林哥对不起你。”林川抱着诺小西,道:“说好了亲自送你去江大,可是,我食言了。” “没关系。”诺小西急忙摇头,道:“林哥有事,我能理解。” 林川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好好上学,等我回来,我就去江大找你。” “嗯!”诺小西立刻点头。 “林川,你放心吧。”一旁的唐雨梦立刻说道:“改天小西上学,我亲自送她去。” “好!”林川点头,道:“小蕊,记的每天帮我妈上一炷香。” “嗯!”周蕊点头,道:“我明白,我一定会做的。” “那就好。”林川扫了众人一眼,道:“好了,我走了,你们保重。” 说完,林川转身朝着悍马车走去。 众人看着车子缓缓的离开,一个个一脸依依不舍。 直到车子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“林川走了。”唐雨梦笑了笑,道:“都回家吧,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。如果有空,大家就轮流来林川家里上香。这工作可不是周蕊一个人的事情,而是我们所有人的事情。” “嗯!”宋晓佳点头。 “毕竟大家都是朋友。”一旁的沐白笑了笑。 悍马车上。 老将军开口说道:“林川,任务已经展开了。” “嗯。”林川点头。 “所以,我希望你的情绪不要影响你的战斗力。”老将军拍了拍林川的肩膀,道:“你是支撑暗兵的魂魄,如果连你都精神不济,这可是不行的!” “将军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儿女私情影响我在战场上高昂的斗志。”林川认真的点头。 “我们现在就去军分区。”老将军笑道:“军分区会安排直升机送我们去军用机场。然后会有运输机送你前往兰州军区,并且你要搭乘下午两点半飞往阿富汗的运输机。这是前往阿富汗输送救援物资的运输机,执行的是国际救援任务。这绝对不会引起对方的任何警觉性。” “嗯。”林川点头,道:“组织上的安排我服从。” “那就好。”老将军哈哈大笑。 很快,悍马车直奔军分区。 没多久,军分区一架武装直升机很快就升空而起,朝着军用机场直奔而去。狗蛋则跟着将军去了北京城,丢进了北京城军区训练。这么好的一个苗子,自然需要从小就好好的训练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阿富汗首都,喀布尔。 在喀布尔一出山区,这里是一片戈壁滩,常年的战争,让这里的树木早已经被破坏得一干二净。所有的草木几乎都已经被夷平了。再加上这里特殊的地貌,以至于这里的水土流失比较严重。 在这山区的山谷之中,有一片军营,这里有着大量的部队,这些部队来自各个国家。其中有美国,英国,以色列等多国的部队。阿富汗战争已经持续了多年,然而,战争所留下的后遗症却一直不曾消失,反而时时刻刻的影响着这个国家,不断的蚕食和毁灭这个国家。 一阵风沙吹过。那黄色的沙尘漫天飞舞,十分的壮观,也十分的壮烈。 “嘿,杰克森,听说下午有一架中国的运输机会来。”一名彪悍缓步走到机场的中间,这家伙身材一米九多,身材魁梧,皮肤黝黑,是一个典型的黑人,鼻子很高,牙齿很白。身上挎着没有卸下来的装备。 “是的!”杰克森点头。 身为美国在阿富汗行动分队的负责人,杰克森时刻关注着阿富汗的一举一动,关注着这个国家内所有组织的一举一动。自从当年美国在阿富汗开战之后,这个国家就陷入了一片混乱,各种恐怖势力逐渐的崛起,最为可恶的就是基地组织。这个一直让美国人民很头疼的组织,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任何的活动,反而愈演愈烈,让自己都感觉十分的痛不欲生。 “中央情报局的艾佛逊传来了消息。”黑人笑了笑,道:“听说那小子要来了。” “谁?”杰克森一愣,疑惑的看着对方,道:“谁要来,为何我不知道?” “嘿嘿,杰克森,你该不会忘记了吧?”黑人调侃的说道:“当年你和他交过手,那可是输得一败涂地啊。”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