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:两个男人的谈判 - 极品美女爱上我

第223章:两个男人的谈判

“别怪爸爸这样做。”宋建国叹息了一口气,道:“爸爸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 “嗯。”宋晓佳点头,依然默不作声。 “唉,去吧。”宋建国拍了拍宋晓佳的后背。 妈妈则抱住了宋晓佳,两人一阵哽咽和抽泣。似乎是一场生死离别。 “哭什么哭,又不是永别。”宋建国皱着眉头,丝毫不喜欢女人的眼泪。 ……………… 省委大院门口。 “让我进去。”林川从车上跳了下来,他脸色十分的凝重。 “若没有通行证,禁止入内。”兵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丝毫没想过放行。 此时,省委大院门口聚集了不少人。 砰…… 林川二话不说,挥拳打人。兵哥当时就被放倒了一个。另外一个兵哥还没反应过来,立刻就被林川一个过肩摔,狠狠的摔倒在了地面上。两名兵哥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当场就被打倒。 “不好了,有人硬闯,快……快拦住他。”一名兵哥急忙大喊道,他急忙吹响了挂在脖子上的口哨。 林川撒腿就跑,其中一名兵哥急忙抓着肩膀上的九五式,正准备射击的时候,却发现林川已经消失不见了。兵哥急忙收起了枪,很快,十多名兵哥列队跑来。 “快,搜查。”兵哥大喊道:“敌人已经跑进了省委大院,别冷着,一定要把他找出来,千万别出什么差错。” “是!”十多名手持真枪实弹的士兵飞快的冲了进去。 林川按照张文辉所提供的地址,飞快的就钻进了其中的一幢大楼,然后朝着消防楼梯狂奔。对方也许早已经在电梯口布控了,所以,自己绝对不能走电梯。一旦走电梯,肯定会被对方抓活口。 从电梯一口气就跑上了二十多楼。 咚咚咚…… 林川对着宋建国的家门一阵猛捶,并且大喊道:“晓佳,晓佳,开门,是我。我是林川!” 然而,一阵猛捶之后,却没有任何反应。反而是隔壁的一个阿婆开门,阿婆笑道:“小伙子,别敲了,宋书记一家都去机场了。” “去机场干什么?”林川惊愕的问道。 “你不知道啊?”阿婆笑道:“宋书记的女儿宋晓佳要去法国进修,据说是去法国女子警官学院,很有名气的。” “不会吧?!”林川傻眼了。 此时此刻,林川终于明白昨天为什么宋晓佳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甚至还拉着自己去了连锁酒店。尤其是昨天晚上一连七次的疯狂举动,林川瞬间就明白了,原来,这是一次告别,甚至是一次诀别。难道……难道宋晓佳打算和自己再也不见了? 哗啦啦…… 此时,十多名战士已经飞快的冲上来了。林川正要走的时候,十多根枪杆子已经对准了林川。 “不许动,你若敢动,我们就把你打成筛子。”领头的兵哥脸蛋浮肿,显然对林川憎恶不已。 林川瞥了他们一眼,其实,以他们的实力根本就抓不住自己。但是,就算自己反抗,最终又能如何?宋晓佳还不是走了,离开的始终还是离开了,自己的心也跟着走了。 林川感觉一肚子的气都泄了。 “抓起来。”领头的兵哥挥手道。 “哗啦啦……” 一帮人立刻拥了上去,当场就把林川抓了起来。 林川被几个士兵用绳索捆了起来,十多人把他抬了出去,直接关了安保亭。 一个小时后,宋建国和老婆回来了。 刚到门口,车子被拦了下来,领头的士兵尴尬的说道:“宋书记,实在抱歉。” “什么事?”宋建国抬头问道。 “今天有个人疯了一样去敲您家的门。”领头的士兵尴尬的说道:“他说是来找宋晓佳的。” “谁?”宋建国问道。 “还没详细审问。”士兵笑了笑,道:“我们这不是等您回来审讯,如果您不想麻烦,那就交给我们,我们会把您想要的消息都审出来。宋书记,您看?” “带我去看看。”宋建国皱着眉头。 随后,宋建国从车上跨了下来,跟着士兵去了安保亭。林川被捆在里面,垂着头,双目呆滞。看到士兵带着宋建国进来,他立刻就站了起来,问道:“你就是宋晓佳的父亲?” “你是林川?”宋建国不傻,官能当这么大,他自然有些能耐。 “没错。”林川点头,道:“伯父,我跟宋晓佳是真心相爱的,请你不要拆散我们。” 宋建国沉默的看着林川,眼前的这个男人倒是和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啊。宋建国皱着眉头,林川见他默不作声,便说道:“我是真心喜欢宋晓佳。 伯父,请不要把晓佳送出国。” “她已经走了。”宋建国回了一句。 “不!”林川大惊。 “放开他。”宋建国挥了挥手。 “宋书记,这小子厉害得很,我们几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,这要是松开了他,万一伤着您了?”士兵尴尬的说道:“要不,这个人交给我们来处理,如何?” “放开他!”宋建国表情肃然。 “是!”士兵急忙点头。 不等士兵上前,林川身上的绳索立刻全部脱落了。 咝…… 士兵顿时傻眼了,他目瞪口呆得看着林川,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 “林川,你……”宋建国也惊讶不已。难不成这士兵没捆牢? “伯父,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。”林川认真的看着宋建国。 “去我家坐。”宋建国眯着眼睛。 那名士兵却一脸错愕,表情目瞪口呆,他看着林川和宋建国远去的背影,他囔囔自语,他急忙捡起了地上的那一根五花大绳,没发现有断裂的地方啊。而且,捆绑的方法完全是军队里面最牢固的捆绑方法,怎么到了这小子手上,就这么轻易的被他解脱了呢?士兵怎么都有些想不明白。 林川跟着宋建国朝着家里走去。 宋夫人已经回家了,看到宋建国把林川带回来,她有些微微的讶异。 不过,宋夫人还是很有涵养,她笑了笑,道:“林川,你来了?” “阿姨,你好。”林川同样表现出了自己的礼貌。 “坐吧。”宋夫人笑道:“我去给你洗水果。” “不用这么麻烦。”林川急忙摇头。 宋建国坐下之后,林川在他对面坐了下来。宋建国笑问道:“林川,你真的爱我的女儿?” “嗯。”林川认真的点头。 “那你认为,什么才是爱?”宋建国问道。 “爱,就是给一个人幸福。”林川十分认真的回答。 “很好。”宋建国点头,道:“既然你想要给我女儿幸福,那么,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你如果跟她分开,就是给她幸福。那么,你还愿意跟她分开吗?” “两个人不在一起,何谈幸福?”林川反问道。 “幸福为什么非要在一起?”宋建国好奇的问道:“你如果跟晓佳分开,她就有更好的选择,她也许能够成为官夫人,可以嫁入豪门。甚至可以亲自踏入仁途,权倾一方。你不觉得这比嫁给一个落魄,穷酸的你好多了吗?” 林川一愣,说白了还是嫌弃自己的出身。 “伯父,一个人的出身是没有办法选择的。”林川笑道:“一个人的天赋和能力才是最重要的。也许我不是富二代,但是,我一定会成为富二代他爹。” “话虽这么说,但是,谁敢保证你一定能够成功?”宋建国不屑的笑道:“就凭你那个破运输公司?” “您还真别瞧不起。”林川淡然一笑,道:“*说过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我相信,我就凭借这个运输公司,一定可以打下一片属于我的天下。” “有志气。”宋建国笑了笑,道:“可是,我也不瞒你说。我未来的女婿,我早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。希望你明白。” “为什么?”林川皱着眉头。 “我不仅要为我女儿的未来考虑,更要为我自己考虑。”宋建国笑了笑,道:“你是聪明人,你应该明白。” 林川愣了愣,他立刻就明白了。宋建国为自己考虑,那自然是为自己的仁途而考虑。如今,他不过四十多岁,已经是正部级干部了,这年纪正当如日中天的年纪,再往上爬还是很有希望的。只是,宋建国这样势单力薄的人,必然要攀附上一定的关系才可以,若没有雄厚的关系在背后推一把,恐怕以后都不太可能升迁了。 所以,女儿成为了他手中至关重要的钥匙。这一把钥匙也许是开启他仁途的关键。联姻是宋建国目前最妥当的选择,只有选择了联姻,才有可能让自己的仁途更上一层楼。 林川恍然大悟,道:“可是,你认为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,换取自己的前途,真的可以吗?” “有何不可?”宋建国好奇的问道:“再说了,我女儿现在还年轻,她并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。真正的幸福可以不是靠一两句甜言蜜语,更不是靠两三段情话就能给予的。” “看来,我们之间是没有办法沟通了。”林川眯着眼睛。